<address id="lntdf"><thead id="lntdf"></thead></address>

          <big id="lntdf"><meter id="lntdf"></meter></big>

          <big id="lntdf"><meter id="lntdf"></meter></big>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女性文廊 > 正文

              不斷上新的“云展覽”背后博物館觀念正在怎樣變化?

              時間:2022-04-11 09:59 來源:文匯報

              1.jpg

              浙江博物館“麗人行”項目明年還預計推出線下數字展,圖為效果圖

              因為近期疫情的反復,一些博物館不得不臨時關閉或重啟限流政策。但博物館仍然在用豐富多彩的數字形式發揮著自己的影響力,以文化和藝術觸及和浸潤著人們的心靈。而且歷經疫情以來兩年多時間的發展,博物館云展覽正愈發具有想象力,不斷更新業界觀念,開創更多發展空間,讓大眾看到一種親切、蓬勃的新趨勢。

              超越展覽形式的云傳播,成為文化闡釋的給力手段

              猶記2020年以前,博物館數字服務的定位,是為實體展覽服務:以補充信息的形式提升觀眾在參觀實體展時的體驗,同時盡量減少對觀展沉浸性的影響,特別是不能破壞觀展秩序?!叭罢褂[”也是常見形式,但是對這種形式人們更多的是顧慮,比如這樣的云上展覽大量丟失了五感信息,人們也擔心這種形式減少了實體展覽的觀眾,因而“全景展覽”更多被看作“記錄”博物館實體展覽的“工具”。

              2020年初疫情肆虐,很多博物館實體展覽被關閉或是限流,各館紛紛將展覽“上云”。當時我們看到的一個常見做法就是“全景展覽”。這也延續了此前博物館數字化的思路。但是此時人們看到了“全景展覽”的優勢——除了超越時空局限性以外,觀展疲勞也被降低。觀眾不僅可以在更舒適的環境用更舒適的姿勢觀看,而且還有語音導覽降低閱讀疲勞。展品信息的完整性也是一大優勢,一件展品的背景資料、多角度的圖片,甚至和它可以作為類比或關聯的展品都可以圖片的形式出現。除此以外,相關的語音介紹,甚至由策展人親自講解展覽的音視頻、展覽相關論文都可以集成到展覽中。

              新冠疫情使業內將顧慮轉為接受,思路也逐步開闊起來。雖然“云上展覽”損失了實體展覽對博物館教育氛圍的塑造,缺少了人們認知學習中必不可少的情境感,但對博物館教育素材的組織更加有效,而將其他領域的媒體形式引入博物館也使人們耳目一新。順著這個思路,博物館的云上展覽如今多姿多彩也各有優勢。不論是小程序、游戲還是輕閱讀,只要能完成博物館知識的系統性闡釋,博物館的云展覽越來越多元化,早已超越人們傳統認知中的展覽形式。

              視頻時代,不論音視頻或是直播,都是進行文化闡釋的有效手段。其中直播更加“短平快”——英國V&A博物館在快手舉辦云看展的活動,吸引了181.7萬次觀看;故宮雨中直播,有百萬觀眾同時在線觀看;國家博物館發起的“全球博物館珍藏展示在線接力”活動中,一些熱門的博物館吸引了高達300萬觀眾觀看。而經過精剪的視頻則有更好的抵達效果——像是“故宮邀你云看展”系列視頻,每集20分鐘,由策展人帶著觀眾參觀展覽;“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紀錄片則以奇妙的鏡頭迅速抓住觀眾的好奇心;“每日故宮”短視頻每周兩次在微博平臺帶大家欣賞文物細節,伴著音樂與觀眾們互道晚安。

              講座是系統性了解博物館知識的有效手段。我們看到疫情防控期間的蘇州博物館迅速上新了“蘇博云觀展”的內容,既有較長的講座系列,又有七集短片《只有江南》,真正達到了以文化撫慰和滋養人心的作用。如果說紀錄片和講座的受眾是成年人,那么在線視頻課就是送給孩子們的禮物了。沃斯堡科學與歷史博物館的博物館學校是得克薩斯州的第一個博物館學前班,他們意識到學齡前兒童已經具備學習科學和自然歷史的能力。疫情期間,博物館學校的教學團隊通過Zoom平臺為孩子們提供線上教學,為學生在線布置作業并提供指導。老師們還制作了學習用品袋,送到學生手中。雖然疫情肆虐,但跨越了物理界限的博物館為孩子們帶來了溫暖。

              也有游戲和輕閱讀、輕欣賞,《父與子(Father and son)》用父子情為線索帶著玩家們打開那不勒斯國家考古博物館的一件件展品。前文提到的“每日故宮”項目也是每天推送一件故宮博物院的藏品。

              除此以外,文明間的交流互鑒還在云端擁抱著更多的可能。去年9月至12月,哥斯達黎加前哥倫布時期文化與玉石博物館和故宮博物院以展覽作交流——“先民的世界:哥斯達黎加前哥倫布時期文物展”和“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以云展覽的形式出現在彼此博物館的主頁上。這樣的交流形式對于因為疫情而隔離的人們是多么難得。

              深度互聯的策展形式,給博物館人的觀念破局

              跳出物理界限,確實是云上展覽的一個突出優勢。這不僅改變了博物館和觀眾的聯結方式,也改變著博物館的策展思路。

              “麗人行”項目便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一年前浙江博物館聯合了30多家博物館,以中國古代女性圖像為主題策劃了“麗人行”云展覽,集中展示各館藏品,數量達到1000多件。如果按照傳統的實物展示方式,讓如此多的畫作匯集在一個展覽中是不可想象的。不論是展廳因素還是經費因素造成的困難,都是難以逾越的,更不要說疫情造成的溝通和運輸影響。而浙博運用云展覽形式輕松跨越了這些障礙,各家博物館也不需要為借出和運輸藏品而操心,只需提供圖片和相關資料,便可共襄盛舉。以“中國古代女性圖像”為題材的數字人文研究和數據庫搭建,也拉動了館際的跨學科業務合作和數據共享新嘗試。

              如今這一項目正在舉辦線下五館聯動,回到物理空間,但又突破了普通的展覽模式:不論線上還是線下,五館一同宣發造勢;從展品上,觀眾不僅可以在線下看到本館的展品,也可以在展廳互動屏上查看其他四家博物館展廳現場畫面、瀏覽展品詳細圖文語音信息和“麗人行”云展覽內容。聯合宣發之外,還有聯合“帶貨”,“線上”文創展示可引流線下的購買。

              我們特別注意到,“麗人行”發揮了數字展覽對觀眾研究的優勢,通過預埋數據收集點收集觀眾行為,建立用戶畫像。這比實體展常用的觀眾跟蹤和調研問卷都更具有實時性——如果設計好觀眾信息標簽和知識圖譜,可以快速篩選分析觀眾偏好,反哺數字展甚至實體展覽的布局。

              由此可以發現,從線下到線上再返回線下,策展思路的改變,能夠給大眾帶來很多驚喜。人們對真實環境和“物證”的需要與虛擬世界的豐富不再對立,而是交融、互補、互相促進。數字化展覽的輕松活潑,使它們更貼近每位觀眾;跳出物理的局限,真的成為博物館與每位觀眾聯結、交流、共建的平臺。

              (作者為故宮博物院副研究館員)

              制服在线无码专区,欧洲裸体女毛多水多多,让我看看你的小白兔长大了吗

              <address id="lntdf"><thead id="lntdf"></thead></address>

                      <big id="lntdf"><meter id="lntdf"></meter></big>

                      <big id="lntdf"><meter id="lntdf"></meter></big>